前几天做了一个梦,场景是即将毕业的那几天,记得很清楚我在梦里崩溃了,我在走了四年的路上暴走着,心里想着我再也不能这样不能那样。醒了觉得还是有点好笑,已经很久没有想起大学的事情了,虽然毕业也只有两年。本来今天计划早点睡,和蜗牛聊着聊着就过了困点,看到架子上从买来就没用过几次的耳机,突然想听听歌哄自己睡觉。只是随机到的这首歌,竟然整个人都起了化学反应,一下子回到大学的感觉。那时候的我一直睡上铺,铁床窄窄的只有一米宽,冬天盖着厚棉被觉得特别有安全感,以至于每次回家反而不习惯自己的床。那时候iphone还没这两年这么火热,大家还会用nokia还会用htc,手机可以设置自动关机,关机也可以闹铃。那时候每晚睡觉前都要听90.9,听高翔低低沉沉的主持着,同时会跟几个人聊qq聊飞信。日子特别简单,上课出勤练曲子去办公室帮忙吃饭回宿舍看看康熙,有喜欢的人也有很多喜欢我的人,但是没有在一起的人。很难得的一个宿舍都很亲,最亲的是雯,有一阵子清闲的时候就会隔几天去市区找一家好吃的犒劳自己,走走好看的地方,留下一些照片,厦门是个适合生活的地方啊,很快雯就要结婚了,和从高中就在一起的男朋友,我记得大一她就和我说过的“一定要和他结婚”,我会陪着她幸福的嫁。昨天蜗牛和我说“你和大一的时候完全不是一个样子”我说“我知道啊更漂亮了啊”,我知道他不是这个意思。音乐生的日子其实没那么多风花雪月,至少我们宿舍是这样。好好练专业,做班干部的要带头上课,考试要好好考,奖学金要拿,荣誉奖项要拿,老师办公室的事要好好做,就是简简单单的但却是异常快乐,每天也没什么牵挂,只是为了好好做个学生而好好的,想想那时候那么开心真的是因为小姐妹们在一起很开心,没有奇怪的小孩,没有别的宿舍大蜜型的姑娘。也会偶尔逃个课,偶尔骗老师不在学校不能帮忙,偶尔半夜爬门吃个烧烤,鸡毛蒜皮的小任性而已。大四帮辅导员带大一的时候都诧异虽然我是90头但也和这些孩子太代沟了,记得几个孩子诧异的看着我说“学姐你居然没有男朋友,居然没去过酒吧!?”好像对我有这种诧异的人是不少,是不是都觉得长得不赖家境好的女生不该是我这样的状态。想想自己当年,别的女同学漂亮不漂亮都在高根丝袜大波浪卷发,浑身女人味,我还一直是短发T恤帆布鞋,别的女生逛街血拼还会去夜店,我们就顾忙那些事。难为那些年还有不少人喜欢我,嘴还不饶人,拒绝起来能伤死人,现在觉得愧疚了。不过我总是跟蜗牛说,能当女孩的日子都是要珍惜的,长熟的日子以后长着呢,看着比同龄的显嫩多好啊。我想当年大概也是太嗜书,有时间就扑到光合作用书店,夸张到舍友跑去书店抓我回宿舍。压根就没想着约会邂逅联谊什么的,或者也是有些心高气傲觉得身边的都看不上吧。点一两杯咖啡一份咖啡奶冻抓上一本书就是好几个小时,陪我去过书店的有婧有蒙有石头还有洋葱,啊是啊,还有洋葱,手很好看的洋葱,夸他手好看会恼羞的心思敏感的人。那会每月生活费有一半都用在书上,搞得我爸也是很无语,他大概也是觉得女儿也太无趣了。可是我一直很感谢那段嗜书的日子,会看书的人大概都懂得其中道理。最后的最后光合作用倒闭了,我曾经觉得可以算厦门文化名片的光合作用就那样一家一家的倒闭了。我没有地方可以看书,就只能窝在宿舍里看,夜晚床头放个小灯,看的不舍得睡觉。大三大四搬到了好的宿舍区,从此打开了新的晚餐天地,牛肉粉包子手抓饼和几家小店,大门对面的包子店我觉得我再也不会吃到那么好吃的包子了。托同学的福走上了动画片声优的业余路子,竟然还上了中央台,也是乐趣无限。最后一个寒假,和蜗牛敞开心扉说了一些话,衡量了各种未来各种现实,开始了我晚来的大学时代的恋情。再后来天气渐热,学区的凤凰花开始为了送别我们而开放,忙着毕业的各种事情忙着考研忙着毕业晚会还有一大堆办公室的工作,和婧忙到要飞,就那样连毕业照也没拍就要离校,最后走的时候像平常放假一样道别,到了车上就开始狂哭,在不熟的人的眼里一直是性子比较冷淡理性的人,可其实感性的那面感性的要死,大概就是所谓的艺术体质吧。刚毕业的那段时间经常伤心经常回忆,经常和蜗牛说那时候的事情。也和蜗牛回去过几次,吃了以前常吃的东西,只是确实有些事回不去了。即使我挺满意现在的自己,有原则不市侩,有上进不浮夸,甚至有更多拿手的爱好更会发现生活的美好,只是那种无忧无虑不怕犯错的心境确实是没了。和蜗牛认识居然有六年了,我人生也不过才四个六年,我想有时候他应该比我更了解我。我好像知道我哪不一样又好像不那么清楚。但是我很清楚我们都在成为更好的人。很难想像我居然用手机打了一篇日记,晚安了回忆。

评论
热度 ( 1 )

© Tammy园子 | Powered by LOFTER